欢迎访问子哥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 > 散文随笔 > 文章正文

半路夫妻

时间: 2018-10-22 | 作者:玉美人 | 来源: 子哥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春光明媚,悠悠白云,街两旁的花都笑红了脸,村边上的那条小河在缓缓地流淌着,这声音在庆园大叔听来,那就是一首美妙的歌谣,它们在赞叹自己的青春不老,在赞叹自己的爱情来到……

  鞭炮齐鸣,村里的老老少少都跑过来看热闹,新娘子穿着一身红衣服,六十岁模样,很富态,长得还算俊俏,在庆园大叔的搀扶下进了大门。

  ——引子

  一、

  庆园大叔的老伴在十年前,患肺癌不幸去世。他是一个开朗之人,脑筋灵活,走乡串村地经常去收购一些旧棉套,然后倒手卖给弹棉花的翻新,积少成多,几年下来,庆园大叔手里便有了不菲的收入。在村里,也算称得上万元户了,唯一遗憾的就是晚上回到家,面对的是凉房孤灯,没有一个说话的人。时间长了,庆园大叔心里便隐隐有了一个想法,那就是琢磨着找一个老伴,俗话说得好:“满堂儿女,不如半路夫妻”。

  城西有一个村庄叫马棚村,马棚村有一个守寡多年的寡妇,人们都称呼她张戈婶子。张戈婶子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,谁家有事情,她跑得最快。而且她人缘好,两个儿子成家后,一个人单过,在那间破旧不堪的旧瓦房里过日子。张戈婶子勤快,平日里除了侍弄那几亩薄地之外,秋天采摘棉花的时候,她便起早贪黑去别人家地里帮着采摘,一天挣上二十元钱,一个月下来,不多不少也能挣个千儿八百的,日子过得也不算拮据。唯一让人心疼的是,张戈婶子的二儿媳妇脾气不好,经常有事没事找茬,经常指桑骂槐数落几句,时间久了,张戈婶子也感觉这日子太难熬了。

  邻居陈三婶子是个热心肠的人,这天,在胡同边上和张戈婶子拉家常:“他婶子,怎么最近很少见你出门啊?”张戈婶子长叹一口气,摇摇头说:“嫂子,别提了,上几天给老二家看孩子,不小心让孩子摔了一下,老二媳妇骂就骂了吧,还打了我,这不,右胳膊一直抬不起来,还红肿着呢!”说着说着,张戈婶子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。陈三婶子挽起了张戈婶子的胳膊,淤青红肿的样子让人心疼不已,陈三婶子一边骂着:“这不通情理的老二家,你的心让狗吃了吗?她是你的娘啊!”老姐妹拉着手你一言我一语诉说着张戈婶子的委屈。最终,还是陈三婶子想出了一个好主意:“他婶子,我觉得你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好办法,依我看,你就琢磨着再进一家门,不要总在这里受这份闲气!”张戈婶子性子虽然直,但从小在村里长大,“未嫁从父、既嫁从夫、夫死从子”的祖训她不曾忘记,张戈婶子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:“嫂子,这么大年纪了,再进一家,不丢人现眼也会让人笑掉大牙!”“他婶子,你总不能天天受老二家的气吧?这日子啥时候算是个头呢?你放心吧,我给你长长眼,不会有错的!”

  当一个人有了某些想法,事情便如长了腿一样向你跑来,也许这便是人们常说的“心想事成”吧?没过几天,陈三婶子便神神秘秘地跑到张戈婶子家,“他婶子,你知道经常来咱们村收旧棉套的那个人吗?听说他家境挺好的,上几年死了老婆,现在正张罗着让人给续老伴呢!你看看合适不?嫂子给你们张罗张罗?”在陈三婶子的安排下,张戈婶子同意和庆园大叔见上一面。

  二、

  早春三月,空气说不尽得清新、天空说不尽得迷离,太阳也知情般暖暖地照在人们身上,让人们几乎忘却了刚刚还没有走远的冬的凄冷。

  庆园大叔随着陈三婶子一起走进张戈婶子的家,这个院子已经很破旧了,却也被拾掇得利利落落、干干净净。张戈婶子一改往日的泼辣劲儿,羞涩的脸红得像傍晚天边那一抹红。“他婶子,你们聊啊!我先出去一下,一会儿回来!”陈三婶子趁机出去。庆园大叔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,她低着头,手足无措地坐在沙发上,乌黑的短发竟然看不到一丝白发,一点儿也不显老相,庆园大叔坐在炕沿上,一问一答地聊了起来,时不时地对视着笑一笑,真得有点相谈甚欢的味道。过了好大一会儿,陈三婶子从外面一股风般地走进来,“聊得咋样啊?都活多半辈子了,依我看呀,你们就干脆为自己活一回呗!”张戈婶子和庆园大叔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。

  一个月后,庆园大叔以收旧棉套为名来到马棚村,他心里惦记着张戈婶子,他想问问她对自己是否还中意?他想问问她是否愿意和自己相伴走完以后的路程?还没有走到张戈婶子门口,就听到一阵争吵声,“你都快进黄土的人啦,不安分待在家里,想嫁人?俺做小辈儿的可丢不起这个人啊!”是张戈婶子的二儿媳妇的声音,她吵闹着,院子里来了好多劝架的街坊邻居,张戈婶子一边抹着泪一边说:“你天天不是打就是骂,我哪里做得不好了?再这样待下去,我一年都活不到!”听着他们争论不休的话,庆园大叔在不远处站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,无可奈何地走了。

  听说张戈婶子病倒了,好几天吃不下饭,庆园大叔焦急万分,不知如何是好?就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,庆园大叔骑着自行车进了张戈婶子的大门。从庆园大叔的家到马棚村,骑自行车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,白天,他怕碰到张戈婶子家的二儿媳妇,人家都说:人要脸,树要皮,自己活到六十多岁了,万一被那个不讲道理的媳妇不分青红皂白地数落一顿,自己的脸面往哪里放?

  感情,就是男女两个人的事情,只要你情我愿,牵手到老并不是天大的难题。庆园大叔有了自己的想法后,便趁着有月色的晚上骑着自行车去看张戈婶子。老年夫妻的感情也许和年轻人的感情并无两样,一旦迸发,便不在乎了种种障碍,就在那天晚上,张戈婶子给子女们留下了一张纸条,纸条上写道:“我养了你们小,你们却不能养娘的老,我只好走了,不要找我!”短短的几句留言后,张戈婶子带着对儿女们的抱怨,坐上庆园大叔的自行车,去寻找属于自己晚年的快乐和幸福了……

  三、

  庆园大叔的家境的确比张戈婶子的家境好了许多,当晚,张戈婶子做了一盘花生米和一碟大青豆,当然这是庆园大叔的最爱,张戈婶子又给庆园大叔炒了一盘子鸡蛋。然后,倒了两杯酒,两个人坐下来,张戈婶子噗嗤一下笑了:“老头子,我这是不是就和你私奔啦?”庆园大叔哈哈一笑:“反正也出来了,他们能怎么样?你如果不愿意,还可以回去。”

  接着,一杯酒下肚,庆园大叔唱起了那首《牵手》:“也许牵了手的手,今生不一定好走,也许有了伴的路,今生还要更忙碌,所以牵了手的手,来生还要一起走,所以有了伴的路,没有岁月可回头……“庆园大叔是村里的唱匣子,蛮有滋味的唱腔惹得张戈婶子站在一边笑着抹眼泪,这是一种幸福与满足的泪水……#p#分页标题#e#

  乡下的夜,也闹腾得很,村头边上,敲鼓的扭秧歌的大姑娘小媳妇,都在晚上出来撒欢般地折腾。张戈婶子麻利地把饭碗洗刷干净,在那间浪漫温馨的小屋里,在那个只属于男人和女人的世界里,彼此滋润着久旱逢雨露的心,温暖而惬意的被窝里,似阳光在流动、似花香在触动……

  该到来的事情总是躲不过的,第二天,张戈婶子的子女来了,庆园大叔的子女来了。你争我吵,乱成一团麻,庆园大叔和张戈婶子住在一起的消息在村里像炸开了锅,有捂着嘴笑的、有一边竖大拇哥的,更有甚者,干脆就站在那里喊:“你们小的还吵吵个球?又不是拐卖、又不是强奸,你情我愿的事儿,你们管得了吗?”庆园大叔这次好像豁出去了,他在那一刻让张戈婶子更是刮目相看,那一刻他也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,应该有责任、有担当,他说:“谁也别闹了,我们就这样过了,以后绝不给你们小的添麻烦,你娘病了,我伺候,你娘死了,我送终!如果我走到她前面,我也会给她安排好,不给你们添任何负担!”这掷地有声的承诺,平息了两边儿女的矛盾,事情总算有了圆满了结。

  四、

  有了伴的路,真的是风雨无阻,庆园大叔和张戈婶子享受着他们幸福的晚年生活。白天,庆园大叔继续走乡串村收旧棉套,张戈婶子便侍弄着那几亩薄田,打理着那个带给自己温馨和幸福的家。晚上吃过饭,就拽着庆园大叔到村头边,大叔拿着麦克风,扯着大嗓门唱,张戈婶子就和那些女人们扭秧歌。乡下的女人们,似乎有着一种天生的野性,扭着秧歌,大声地喊着,似乎这里的天和地都要对她们唯命是从,她们用自己原始的疯狂释放着内心的幸福和快乐!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着,没有什么大起大落,这便应了一句话:平平淡淡才是真。

  还有人说:“半路夫妻不是真,暗动心机隔着心”。庆园大叔和张戈婶子不是这样的,他们互敬互爱让人羡慕着,每年,庆园大叔都要去银行存下五千元,以张戈婶子的名义,用他的话说:那条路上没老少,万一有一天自己身体不好了,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,他要给张戈婶子留下一笔钱,子女们如果不管,就去最好的老年公寓养老,亏了谁,不能亏了自己的半路妻子。有情有义的男人是令人尊重的,所以庆园大叔在村里口碑是最好的。

  田野里,有一股弥漫在心头的香气,泥土香、菜花香,怎么闻也不过瘾,这就是大自然给予人们的礼物。张戈婶子又唱起了小调:“编、编花篮,编个花篮上南山,南山牡丹开得艳……”尽管她腔调不怎么合拍,但是内心的喜悦表露在脸上,张戈婶子显得比往日更加俊俏。

  “咳……”几声咳嗽,让张戈婶子弯下了腰,最近一些日子,不知怎么回事,经常咳痰、胸闷、胸痛,有时更是钻心般得痛。

  最近,晚饭都没有怎么吃过的张戈婶子,总感觉食欲在下降,而且是看到饭就觉得饱的那种感觉。庆园大叔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这样的症状他在几年之前见过,那就是前妻所经历的。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庆园大叔的心头,他不相信命运,因为自己一生都在和命运抗争,包括他和张戈婶子的结合。

  “老婆子,明天早晨不要吃饭,咱们去市医院查查,看你这几天咳嗽得厉害。”

  “没事的,我经得起这小病小恙的,咱这贱命身子,还去市医院花那钱啊!呵呵!”庆园大叔知道,张戈婶子那是舍不得花钱,她经常说:“进了医院呐,那就是无底洞,不去花那冤枉钱!”

  在庆园大叔的再三坚持下,还是拽着张戈婶子进了市医院,经过一番检查后,庆园大叔的心揪到嗓子眼,他怕医生喊那么一句:“谁是张戈的家属,进来一趟!”因为这样的一句话他曾经听过,他真的好害怕!怕什么什么到,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。

  “谁是张戈的家属,进来一趟!”医生毫无表情地喊着,庆园大叔的腿如灌了铅一般,他使劲儿地往前挪着脚步,他怕医生张嘴,他怕医生说出那句自己不想听的话。“你是张戈家属?”庆园大叔点着头,有一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,“她的情况不是很好,肺癌,已经到了晚期,CT显示,肿瘤已经侵及胸膜,心包两个部位,已经没有住院治愈的可能性,我建议还是回家吧!”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庆园大叔此时有一种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,他的心好痛!

  “老婆子,医生说,没有多大事情,就是肺里有炎症,咱回家,输输液就好了!”庆园大叔强装笑脸拉着张戈婶子,他知道,自己从现在开始,要天天守着自己的妻子,每天让她快快乐乐的,她嫁给自己到春节才七个年头。这些年里,他们没有红过一次脸,恩爱无比,可是老天怎么就妒忌恩爱夫妻不能相伴到老呢?

  五、

  庆园大叔买了一辆脚蹬三轮车,他说,平日里一直忙着挣钱,从没有想到过出去走走,这回,说什么也要和张戈婶子风光风光,到各地旅游一下。庆园大叔担心张戈婶子被风吹了、被日晒了,做了一个很精致的篷车,里面铺上干干净净的棉被。“老婆子,我们要旅行去了,像年轻人一样,给你补个蜜月,呵呵!”“死老头子,那么一大把年纪了,咱还折腾啥呀?既费力又费钱的。”“趁我还拉得动你,让你出去开开眼界,老呆在家里,发了霉咋办?”“你个老没正经的!”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这种不着边际的情话,幸福的浪花在彼此心中缓缓流过,可是,庆园大叔的心中却掠过一丝隐痛,这样的光景他不知道还有多久?

  庆园大叔蹬着三轮车,哼着小调,张戈婶子在后面篷车上坐着。这几年,她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,尽管是粗衣淡饭,但是,有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陪伴着,真的是不枉此生啊!他们一路说笑着,历经两日,他们来到了省城,张戈婶子梦里都想着去省城,那可是全国闻名的泉城呐!听说,在石头缝里都会喷出清澈的泉水,喝上一口,甜在嘴里、爽在心里。

  庆园大叔一路打听着,顺着玉函路往下走,穿街过巷,走过一片老城区,就到了趵突泉南门。庆园大叔把车子存放在大门口,拉着张戈婶子的手,进了趵突泉旅游区,离门不远处,便看见一处好景致,园内空气清新怡人,那清澈的泉水顺着泉眼不停歇地冒上来一串串白玉般的珠子,“老头子,你看看,这水,能照见人呐!你快来看,那么多金鱼,真好看!”张戈婶子就像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一般好奇,那小跑的姿势、那回头呼唤老伴的表情,就像一个小孩子般天真。庆园大叔在后面跟着,不时地用手擦拭着流出眼角的泪水,他不知道,这样的好光景还会有多久?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求着老天爷:让自己折寿五年,让自己的老伴再陪自己五年!#p#分页标题#e#

  编辑点评:

  读完这篇有血有泪更有情有爱的文字,泪水不由得流了下来。为文中有情有意的庆园大叔点赞,更为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求来了幸福,却身患绝症与世长辞的张戈婶子惋惜。人都说半路夫妻隔着心,这其中必定会牵扯到夫妻各自的儿女问题和财产问题。而文中的老两口虽说也是半路夫妻,可是他们却在以后的生活里,相敬如宾,相亲相爱,把原本枯燥的老年生活过得是风生水起,有滋有味。可是这老天,偏偏不多眷顾这些苦尽甘来的有情人们,偏偏让张戈婶子身患绝症。而庆园大叔,甘愿散尽钱财,买来一辆三轮车,载着患病的爱人一路游山看水、拜佛,只为她可以快乐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……庆园大叔做到了,他给张戈婶子交付了一张最完美的爱情答卷。都说爱情里,只有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,看来是真的了。在人生的长河里,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过客而已,我们要做的,其实也很简单,那就是尽量做好最真最简单的自己就好,不必要求每个人都对我们满意。因为人生真的很苦短,或许一个转身,彼此就会成为永远的陌路。让我们都怀着一颗珍惜和感恩的心,好好地活着吧,不要给自己的人生留下太多的遗憾!一篇带给读者无限感动的好文章,强烈推荐加精共阅。问候作者创作辛苦,期待着你的更多精彩!

文章标题: 半路夫妻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zigewzw.cn/article-28-48923-0.html
文章标签:半路夫妻  半路夫妻  玉美人

[半路夫妻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