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子哥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 > 抒情散文 > 文章正文

叙事的抒情散文精选名篇

时间: 2019-03-11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 子哥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【www.zigewzw.cn - 子哥文章网】

  叙事散文是文章写作最基础的部分。平铺直叙写不出优秀的叙事散文。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叙事的抒情散文精选名篇,欢迎大家参阅。

  叙事的抒情散文精选名篇一:绿色生活──奶奶的心事

  刚到村头,抬眼望见圩子上那片浓绿的白杨林,三叔便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感,放声痛哭起来。他双膝跪在地上,仿佛有千万斤重,怎么也抬不起来。一声声“妈妈”的呼喊,叫人为之动容。

  奶奶有三个孩子,三叔最小,爸爸最大,还有那与我未曾谋面的二叔,在一场意外中遇难了。不知怎么的,奶奶最疼三叔,临终前,还不忘千叮呤万嘱咐,一定要找到三叔。而我对三叔终究也了无印象。只知每到春节,奶奶总会呆坐在卧房里,对着那张泛黄的照片自言自语老半天,其间不时用手绢擦拭眼角,若有所伤。虽然人影模糊不成模样,但我隐约察觉奶奶的心事──我起初把它归于去世已久的爷爷。

  爷爷本是村子里当家人,后在一场大水中为救村民献出了生命。为此,已经怀了三叔的奶奶哭昏了好多天才醒过来。村子以前很大,水灾之后,就定居的人就越来越来越少了。或许也正因为这场灾难,邻里之间的相当和睦,彼此也算是知根知底吧,家家几乎无话不谈。

  但奇怪的是,每提及三叔的话题,村里人就会摇头,顾左右而言它。直到那年春种,家家大忙,而我们家只有妈妈、姐姐和我忙前忙后,独不见爸爸。我信口问帮闲的奶奶,她近乎平淡地说:“到圩子上看看去,你爸该在那收拾白杨林呢!”我心里直犯嘀咕“一片破草坪比粮食还重要?”果不其然,偌大的圩子上,只有爸爸正一铲一铲给树苗培土,还不时俯身观察长势。

  对此,我便习以为常了,却冥冥中觉察到这片白杨林和我们家定有某种特殊的关系。这个谜在奶奶弥留之际才得解开。在三叔十五岁的时候,村子又发生了一场灾难。但邻居们从不当我面讲起他,而出于好奇,我多少次在梦里虚构了场景,几多凶险,几多恐怖。从奶奶的话中得知,这场灾难和我们家有着严酷的关系:我可怜二叔就受死于这场灾难,而这一切却缘于我神秘的三叔。

  我们村地势低洼,土质疏松,只要稍微摸一下,就是一层厚厚的土。爷爷生前想了一个办法,就是圩子上植草坪,以此固住土层。大家按此法在圩子上种植了草坪,村子的状况还真一天好过一天。人们看到圩子上的绿色,就像看到希望,似乎幸福正向我们招手。让人没想到的是,如此美好的愿望,竟然被我那调皮的三叔毁坏了。

  三叔脑子灵活,他鬼使神差一般用药药鱼虾,不曾想废弃的药瓶丢在草坪上,从瓶子里流到草坪上,便将一片茂盛的草坪杀死了。三叔最初也不知道,到来年春天,村民发现圩子老不见绿,始终一片荒凉。更可怕的是,这一年洪水泛滥,席卷了整个村子。二叔为救不会水的三叔,也被洪水夺走了生命。事后有人就把三叔药鱼虾的事情讲了出来,认定他就是灾难的罪魁祸首。

  奶奶没作辩驳,一面长跪在村里人面前,一面给遇难的二叔烧纸。三叔挨了村里人的打,奶奶的骂,就急了,逃离了村庄,至今未回。爸爸和妈妈外地打工,幸免一劫,当知道这事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了。从此,奶奶和爸爸就承担起了村头圩子上种植白杨林的责任。

  讲完这段往事,奶奶嘴唇翕动,似乎想要说什么。爸爸会心地点点头,猛一转身,眼泪夺眶而出。奶奶才闭上眼睛。她是要爸爸保护好圩子上的白杨林,另外一定要找到三叔。其实,三叔和爸爸一直有联系,每年的树苗也是他买的,他只觉心里有愧,不敢回来。我见到他时,还不到四十岁的他,却已是双鬓斑白。

  三叔一声不吭,沉重的双膝已诠释了一切。那一片绿色的草坪温柔地布满了圩子,就像一枚枚大大的印章,刻满了生者对亡者深深的怀念,和对绿色生活的真诚的期许。

  叙事的抒情散文精选名篇二:春游梨花溪

  “寒随一夜去,春还五更来。”初春时节,我和家人驱车来到了我县著名风景区—梨花溪,利用星期天旅游观光。

  一下汽车,那如玉似雪的、漫山遍野的梨花便映入我们的眼帘。

  你看,那山顶上雪白一片的梨花,远远望去,既像一朵朵飘浮在半空中的白云,又像一座座雪山矗立在天边,峰峦起伏,美不胜收。山坡上,那一树一树的梨花,带着“黄金嫩”,挂着露珠儿,开得千姿百态,开得重重叠叠,令人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,真是“一夜好风吹,新花一万枝。”满眼的梨花在微风中散发出阵阵清香,沁人心脾,令人陶醉,使人仿佛走在琼楼玉宇般的仙境中,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。山脚下,公路边,溪水旁,院落中,遍地是梨树,到处是梨花。路在梨树中,人在梨花下。那挂满枝头的梨花,有的花蕾朵朵,有的含苞初绽,有的昂首怒放,有的缤纷凋谢。洁白的花瓣在微风中徐徐飘落着,撒在公路上,掉在溪水里,落在院子中,飘在人身上,就像仙女散花一般。人逐花行,花随人飘;人在花中游,花随人荡漾。

  走出梨花溪,我们又进了梨花沟。这里简直就是梨树的世界,梨花的海洋。沟边塘岸皆是梨树,房前屋后都是梨花。姜大妈家屋前的那棵梨树更是让人称赞不已,百看不厌。据说那棵树已经有七十多年了,树干高大粗壮,足足有二十多米高,直径有八十多厘米。树枝特别繁茂,上上下下有六七丛之多,小枝条堆在大枝条上,一簇压在另一簇上,千万朵梨花从上到下密密麻麻地开在树冠上,挂在枝丫间,不留一点缝隙。满树的梨花竞相开放,争奇斗艳,婀娜多姿,真是“春到人间万物新”。那纯洁雪白的颜色,直逼游客的眼睛,赏心悦目。

  不觉之间已是日上三竿,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梨花溪。这时,我打开玻璃车窗,看着那里青青的山,望着那片蓝蓝的天,心里总是在想:明年的这个时间,后年的这个时间,再后年的这个时间,我一定还会来这梨花溪旅游观光吧。

  叙事的抒情散文精选名篇三:亲切的怀恋

  一切都是瞬息,一切都将会过去;而那过去了的,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。

  ——题记

  学习之余,我坐在窗边遐想,想我那遥远的未来、我那充实的现实和那往日的点点滴滴。回忆涌现出的都是那亲切的怀恋。

 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姥姥教我骑自行车。笨拙的我却驾驭不了这高傲的自行车。我一次次地从自行车上摔落,姥姥一次次将我扶起。她不厌其烦地教我骑自行车的方法,又一次次的给我示范。终于,皇天不负有心人。我学会了。当我能够自己独自驾驭这自行车时,姥姥看着我那满身的尘土慈祥地笑了。那笑容至今留在我的脑海中,多么慈祥,多么亲切。

  那是一个烈日当空的晌午,姥姥给我洗衣服。我坐在姥姥身旁,看着她用那满是皱纹的手费力地给我洗衣服时,我的心里很酸、很痛。我不会用华丽的语言感谢姥姥,也不会用一个甜甜的吻感谢姥姥,我只会扑进姥姥的怀抱,在她那迷惘的眼神中大哭一场,表达我对她的爱。那个情形令我多么怀恋。

  那是一个沉闷昏暗的黄昏,姥姥躺在病床上默默地注视着我。全家人都在这儿,可姥姥始终拉着我的手。可能是姥姥与我的感情不是别人所能比的吧!她那昏黄的脸色显得是那样的刺眼,使我闭上眼睛默默地抽泣。姥姥用那仅于的一点力气抚摸我的脸颊,好像在倾诉我们曾经的生活中的点点滴滴。在她大限将至的时刻,我们就这样在一段段亲切地怀恋中度过。姥姥最终如一株耗尽生机的植物,匍匐到大地上。在那一刻,我懂了,她留给我的只是那数不清的回忆。有心酸的、有快乐的、有痛苦的、有幸福的,可是不论是什么样的回忆,都是我那深爱的姥姥留给我的,都是那亲切的怀恋。

文章标题: 叙事的抒情散文精选名篇

[叙事的抒情散文精选名篇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